药辰

晨赫本命,楼诚初心。
如果是腐女一定一眼就懂了,头像是我男神的手。

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没有见过你,那时侯我冷漠的看着我的朋友为了自家爱豆做那些看似不务正业的事,比如追Ta的剧,每天对着手机痴痴地傻笑。会关注 Ta的微博,会不厌其烦的对着我们安利 Ta的好,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对 Ta的爱。
  那时侯的我觉得她好蠢, Ta又不会知道, Ta又不懂甚至 Ta都不会注意到你。
   可她依旧固执的坚持。
    我想,笨蛋  不值得啊!

直到遇见你,突然发现用遇见这个词有些突兀,但我想离你近一些。
  我爱你,这并不卑微
第一次“遇见”你  ,那年我十五岁,你是“曾小贤”
朋友说:“你看他真蠢,所有人都
在欺负他,他却还在笑。”
我的心一抽一抽的疼,我不敢说我看懂了你的悲伤,我只不过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脾气好,那是安慰的说法。不过是拐着弯说我好欺负罢了。明天我都在笑,必须要笑。他们挖苦我,我报以微笑。
老师训斥我,我讨好的笑。父母责骂我,我恬不知耻的嬉笑。天知道我其实好想哭。   我不敢哭,  我  ……
我默默关注了你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久到我觉得你已经融进了我的人生。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爱你。
他们也开解,训诫过,无非是说我犟,说我笨,我不在乎。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你,这爱  并不卑贱。

再后来你结婚,一年后离婚。我并不震惊,大约是觉得善良如你,透彻似你,你看得个更深些。即便你看起来如此“贱”,我想的却是你演得真好。我不像你。
  我也曾同你一般伪装,但我只是伪装,我无法包容,我善待所有人,他们却变本加厉。

  你离婚,你道歉很多很多的人骂你,谴责你,先入为主是好多人犯错的诱因。都说你的错。看到那些舆论,我忍无可忍,当那个人无数次在我面前嘲笑,不编排你时,我出手打了他,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连男生也敢打,那一巴掌震惊了整个课堂。后来,我被勒令转学。我很酷的走出了学校。接下来就是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一顿狂揍。自始至终,我一直都冷漠着。
直到你低头,你说“对不起”。

我哭了,记事以来的第二次哭,第一次是姥姥去世。
  我哭,,,,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大概是觉得世界为何残忍对待这个可爱的大男孩吧!

我如何不爱你呢!

我私心的不想叫你赫赫或者赤赤
我想管你叫哥哥
这样我觉得自己离你没那么遥远!

评论

热度(1)